搬家了!
搬家到:https://ivyleetravel.com/
 
一早起床,吸入冷冽空氣,精神爽朗,跟著怡靜老師做瑜珈,心裡感到好平靜好平靜…。
 
來部落已幾天,已經習慣部落裡的熱情與風俗,讓我不再有是外來客的感覺。今天較少戶外活動,所有學生分成二間教室,小朋友們圍著坐成一圈,開始發大張白色全開壁報紙,再發有各樣顏色的蠟筆、色筆。由我們帶小朋友們做發揮、創作,最簡單的就是將自己的五指描繪在紙上,在加上各樣顏色,好不活潑。而小朋友們也發揮創意,將小手雙疊,就出現老鷹了!部落孩子學習、模仿力強,他們看了一些之後,接下來是模仿再轉為個人特色,但我擔心,如果完全沒有範本,是不是只能望著畫紙和彩筆呢?接下來是石頭彩繪。大夥兒到外頭找一些面積不大且平坦的石頭,TOPS有帶顏料上部落,可以展開美化作業了。
 
因為沒有水彩筆,就到附近找竹片、小木枝充當畫筆,這在台灣孩子的眼中覺得無法認同,甚至心感克難,但在泰鄉村的部落小學中,卻是珍貴的,平常怎麼會有機會擁有這些顏料來作畫呢?極簡的幸福感這時候就出現了。
 
今天的重頭戲出籠了:牆壁彩繪!教室背面的牆讓所有小朋友自由發揮,人人一支「筆」塗呀塗呀!志工們也加入,大夥兒就是塗呀塗呀!把我滿滿的愛心往上塗,把我對部落的關心往上塗,把我對部落的希望往上塗,只差沒將我的心也往上塗。
 
下午我們隨TOPS送另一村落的孩子們回部落,車上擠滿了孩子和家長(因為家長也跟著到mo te ta小學),車子再度駛向路況不佳彎彎曲曲的山間小路,看著後面的人兒,不但沒有倦顏,而是笑臉迎風,不知道為什麼,忽然想上前問他們:「這樣就快樂了?」約行駛一個小時多終於抵達另一個部落,這部落規模也不大,但感覺起來比較富有一些,村民看到孩子們回來了,都很高興,也很歡迎我們拜訪。
 
回程時路過一間只有一排殘破的房舍,細問之下才知道,原來也是小學呀!但這小學卻面臨關閉的危機,因為沒有老師願意在部落待那麼久教書,加上種種原因,這小學的存在是兇多吉少。我聽到這消息時,就問:「學校關閉之後孩子要怎麼上學?」Sam聳聳肩深感無奈。
 
回Mo Te Ta的路上,我和Yvonne坐在後面在討論一些事情,也聊到如何和家人溝通、爭取到志工服務的機會,與當志工應有、正確的態度。路過一處時,Yvonne指著遠遠的山頭說:「妳看,前面那山頭的田正在輪耕呢!」輪耕?這是課程上出現的專有名詞,現在硬生生出現在我眼前,這是一種感動與衝擊。感動是好不真實的課程名詞出現了,而且是在泰北的山上;衝擊是想到台灣是人口密集土地利用率低的國家,輪耕?有多少農民不曾使用輪耕了?爺爺種植水稻,從沒有見到輪耕,種種綠肥就不錯了。
 
感動與衝擊伴隨我回到部落裡。用過晚餐,獨自一人去散步,靜靜地走,慢慢地想,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坐了下來,抬頭看了黑夜,發現星星比昨夜要少許多,但看到滿天的星星就忍不住範了職業病,想把星星當成細胞在顯微鏡底下數,但真是可怕的念頭,逃了那麼遠,腦袋裡裝的竟然還是culture room裡的數cell。照片說明:正在畫手的克倫族小朋友。
 
 
照片說明:大家圍成一圈,很認真在畫畫。
 
照片說明:很認真在彩繪牆壁。
 
照片說明:大功告成了!
 
照片說明:要領飯菜前,小女孩雙手合十,這畫面好誠懇。
 
照片說明:大伙兒在畫另一面牆。
 
照片說明:這是另一個部落,送小朋友回家的部落。
 
照片說明:這是岌岌可危的小小學校。
 
照片說明:標準的部落建築,左前方是太陽能電板。
 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vy,不在家! 的頭像
Ivy,不在家!

Ivy,不在家!

Ivy,不在家!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AM
  • Hi Ivy,

    Happy New Year La~~~

    best wishes, SAM
  • 老大
    謝謝啦!你和小一丸也新年快樂唷!

    Ivy,不在家! 於 2008/01/02 22:44 回覆